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上位 > 第四章 现场实验
    “对!”任争流笑着说道:“彭书记,咱们乡粘土矿的粘土不仅可以用来生产聚合氯化铝,甚至可以用来生产品质最高的食品级的聚合氧化铝!”

    听到任争流给出肯定的答复,彭国明的心脏不争气地狂跳起来,巨大的幸福感在刹那间将他整个人给吞没。他完全的没有预料到,在研究红崖村降砷改水工程方案的会议上,竟然找到了困扰了他一整年的乡粘土矿困局的解决方案!

    要知道,红崖村的降砷改水固然重要,但是毕竟只涉及到1380多名村民,但是乡粘土矿困局能否解决,则直接关乎整个当阳乡的发展大局!

    他强自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对丁大海吩咐道:“丁主任,你给粘土矿去个电话,请刘矿长立刻过来!”

    丁大海应声而去。

    会议室里,张益民则继续从专业角度对任争流发问,“任主任,这种用粘土矿生产出来的聚合氯化铝的除砷容量有多大?”

    所谓除砷容量,指的是一克除砷剂最大能除去多少毫克的砷以及其化合物。就拿张益民制定的用膨润土、麦饭石、沸石等非金属矿物经过活化处理之后加工而成的除砷剂来说,每克的除砷容量高达50毫克,故此才能够达到一吨除砷剂处理一千二百五十吨红崖村高砷井水的效果。

    如果换成除砷容量较小铁剂改良的活性炭、柱状蒙脱土或者是无机铁锰化合物,一吨除砷剂最多能够处理三四百吨红崖村的高砷井水。

    “这种新型聚合氯化铝的除砷容量大约是每克150毫克。”任争流回答道。

    “每克150毫克?”谢天明在一旁边忍不住惊叫起来,“也就是说,一吨新型聚合氯化铝,可以处理三千七百多吨红崖村的高砷井水?”

    “是的,谢主任。”任争流冲着谢天明点头说道。

    谢天明激动地抓起了笔,快速地在笔记本上计算起来。

    一吨新型聚合氯化铝的成本不到四百,可以处理三千七百多吨井水,换而言之,一吨井水的处理成本不到一毛一。按照一毛一的成本来计算,红崖村1682亩耕地全年的生产用水需要八十万吨,成本只需要八万八千元。

    虽然这依旧是一笔巨大的数字,但是比起之前工程方案当中那可望不可及的两百万元来说,八万八千元已经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数字了。只要浇水灌溉,能够让每亩耕地增加五十二元的效益,那么这笔买卖就不亏!

    就在谢天明疯狂地在笔记本上计算的时候,张益民继续向任争流发问,“那这种新型聚合氯化铝的除砷速度又能达到多少?”

    和除砷容量一样,除砷速度也是衡量除砷剂除砷性能的重要指标。有很多除砷剂虽然除砷容量大,但是除砷速度慢,需要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才能够完全去除水中的砷。采取这种除砷剂不仅要建设容量巨大的除砷池,同时水体还要处于静止状态,才能把水中的砷完全去除。这不仅会大大增加工程的前期建设成本,同时也对用水的用户增加了很多限制。

    而有些除砷剂,除砷速度就快得多。就比如用膨润土、麦饭石、沸石等非金属矿物经过活化处理之后加工而成的除砷剂,除砷速度只要五到十分钟,这就意味着可以在水流动的状态行进行快速除砷,几乎可以达到随除随用的状态,其便利性就很受降砷改水用户的欢迎。

    “张主任,”任争流回答道,“和第二套工程方案当中采取的用膨润土、麦饭石、沸石等非金属矿物经过活化处理之后加工而成的除砷剂来比较,这种新型聚合氯化铝的除砷速度要相对逊色一些,大约是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也完全够用,只要不超过半个小时,都可以实现在流动状态下进行快速除砷!”张益民扭头看向彭国明,“彭书记,如果任主任说的这些数据没有什么差错的话。采取这种新型聚合氯化铝作为除砷剂来为红崖村来降砷改水,确实是一套最优质的最合理的工程方案!”

    “对,张所长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一套最优质的最合理的工程方案!”这个时候谢天明也计算完毕,他放下手中的笔,激动地对彭国明说道,“彭书记,我计算过了。这套方案甚至还能够解决红崖村的农业生产用水。以全年一季小麦一季谷子耗用八十万吨的灌溉用水来计算,只要能够让每亩耕地多增加五十二元的收入,那么用水成本就是划算的!”

    彭国明缓缓地点了点头。

    今年省粮食厅制定小麦的议购指导价是三毛八一斤。一亩地只要多打一百三十多斤小麦,这五十二元的用水成本就赚回来了。而一亩水浇地比起一亩旱地,小麦亩产至少要增加三百斤以上,这还没有计算谷子增产带来的收入呢!

    真没有想到,今天这次会议竟然是双丰收。不但有望解决红崖村村民健康用水和脱贫问题,而且还有望让已经半停产的乡粘土矿重新焕发生机啊!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就是等乡粘土矿矿长刘泽洪赶过来,验证一下任争流所说的用粘土矿生产聚合氯化铝的方法是否可行。

    粘土矿距离乡机关不到一公里,丁大海打电话回来没有几分钟,刘泽洪就赶到了会议室。

    “彭书记,您找我啊?”刘泽洪对彭国明说着话,目光却狐疑地从会议室里每一张面孔上掠过,想要找出来究竟是哪一个王八蛋给彭国明出的主意,让他过来参加这次降砷改水统筹组的工作会议的。

    “对,我找你!”彭国明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座位,对刘泽洪说道:“刘矿长,先坐下再说。”

    “彭书记,我可丑话先说在前头,”刘泽洪一边拉开椅子坐下,一边对彭国明说道,“矿上只剩下几万块钱流动资金了。对于红崖村降砷改水,让矿上出力可以,出钱就免谈了!”

    “放心吧,刘矿长!”彭国明笑了起来,“这次找你过来,不会向矿上借一分钱,而是想咨询你一个问题。”

    刘泽洪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他实在害怕彭国明让他从矿上仅余的几万资金中抽出一部分支持红崖村的降砷改水工程,那样的话,红崖村的降砷改水工程成不成他不知道,但是粘土矿是肯定要完蛋!

    “什么问题?”刘泽洪毫不客气地抓起彭国明面前的香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根。

    彭国明用手指了指任争流,说道:“争流同志说国际上现在有一种前沿技术,可是用粘土矿生产聚合氯化铝,不知道你了解不了解?”

    “用粘土矿生产聚合氯化铝?这个我还真不了解。”刘泽洪眉毛紧紧一皱,手捏着香烟看向任争流——来报到的第一天,丁大海也领着任争流去过粘土矿,故此他认得任争流,“任主任,不知道你是从哪里了解到这种技术的?”。

    “在军校!”任争流对此早有准备,“刘矿长,作为工程兵,我们除了学习布雷排雷之外,在必要时刻还要负责给部队找到安全洁净的饮用水源。其中一种前沿技术就是在利用粘土矿快速生产出聚合氯化铝,对受污染的饮用水源进行大规模的处理和净化!”

    刘泽洪不由得耸然动容。他原本是漭北市冶金局下属的吴家桥粘土矿副矿长,三年前从吴家桥粘土矿退休之后,被彭国明高薪聘请过来担任当阳乡粘土矿矿长。因为粘土矿产品滞销的事情,这段时间都愁的掉了十几斤肉下来。这时候听任争流说在军校学过用粘土矿快速生产聚合氯化铝的技术,怎么能够不让他激动呢?

    “还有这样的技术?”刘泽洪激动地说道,“那你方便具体讲解一下这个技术吗?”

    “这有啥不方便讲解的,又不是什么军事秘密。”任争流笑着说道。

    刘泽洪连忙伸手向丁大海要了一叠稿纸,拿起笔准备记录。

    “刘矿长,粘土矿的主要成分是含水硅酸铝,或者说是含水的铝硅酸盐矿,无论是高岭石类粘土矿或者是绿泥石类粘土矿都是这样。无论是采取哪一种粘土矿,具体的工艺处理流程没有太大差别。”任争流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刘泽洪,“咱们乡粘土矿属于高岭石类粘土矿物,那我就以高岭石类粘土矿物的处理流程来做例子,进行详细说明。”

    当初丁大海领着任争流到粘土矿去认门的时候,刘泽洪交给了任争流一本企业宣传册,上面有当阳乡粘土矿产品的详细介绍。任争流前面之所以知道乡粘土矿的产品不含铅、锰、汞、铬、镉等多种重金属,就是从宣传册上看到的。

    “好的,好的,就讲咱们矿就行!”刘泽洪连连点头。作为当阳乡粘土矿的矿长,他只关心当阳乡粘土矿的粘土是如何生产出聚合氯化铝的,至于说其他种类的粘土矿,与他有毛线的关系!

    “高岭石类粘土矿的成分是含水硅酸铝,也就是氧化铝加硅酸加水的聚合物。这个氧化铝加硅酸加水的聚合物在被加热到500-700摄氏度的时候就会出现脱水反应,转变为偏高岭石,也就是氧化铝加硅酸的聚合物。”因为在座的还有彭国明、丁大海等非专业人士,任争流就尽量把话说的通俗易懂,争取让这些彭国明、丁大海这些人也能够理解。

    刘泽洪点了点头,高岭石类粘土加热到这个温度的时候,的确是会出现脱水反应。

    “偏高岭石继续加热,在700-800摄氏度之间,就会分解为伽玛氧化铝和硅酸。其中伽马氧化铝又被称为活性氧化铝,在盐酸当中具有很好的化学活性,加入盐酸之后,就生成了结晶三氯化铝。”任争流继续说道,“再将结晶三氯化铝在一定的温度下进行聚合,经过一段相变、聚合时间,最后就得到无定型粉末,再根据需求在粉末中加入相应比例的水进行活化,最后就得到了不同规格的聚合氯化铝。”

    就这么简单?

    彭国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他的印象当中,用粘土矿生产聚合氯化铝既然是一种国际前沿技术,想必是一种非常复杂、非常晦奥的高大上的技术。怎么任争流三言两句就讲完了,而且所讲的内容他这个团部宣传干事出身的人也基本能够听得懂?

    “刘矿长,”彭国明扭头看向刘泽洪,“争流同志所讲的,你怎么看?”

    “这个嘛……”刘泽洪看着稿纸上的数据沉吟了起来。

    他知道高岭石类粘土在500-700摄氏度之间会发生脱水反应,转化为偏高岭石,偏高岭石继续加热到1200摄氏度以上,就会变成莫来石,也就是目前粘土矿目前主打的产品——粘土熟料。

    至于说偏高岭石在中间加热到700-800摄氏度的时候会分解成伽玛氧化铝和硅酸这一环节,他还真的不知道。

    刘泽洪决定实话实说。

    “彭书记,”他说道,“伽玛氧化铝确实是一种活性氧化铝,和盐酸反应之后,能够生成结晶三氯化铝。但是说偏高岭石在加热到700-800摄氏度的时候会不会分解成伽玛氧化铝和硅酸,这一点我还真不了解。”

    见刘泽洪这个漭北市粘土行业的老专家都不敢确定,众人的目光又集中到任争流的身上。

    任争流笑了起来。

    氧化铝在高温下的相变过程非常复杂,要经历过许多不同的中间过程,涉及到很多相变动力学的知识。华夏对氧化铝相变动力学的研究开始得比较晚,在一九六六年二月,中科院的研究员才在中科院的学报上发表了第一篇关于氧化铝相变动力学的研究文章。

    随后就赶上了那段特殊的动荡时期,关于氧化铝相变动力学的研究就被打断,一直到一九七九年,才有人发表第二篇有关氧化铝相变动力学的文章。

    根据梦中青年杜有为的记忆,九十年代以前,全国累计发表有关氧化铝相变动力学的研究文章不超过十篇。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刘泽洪在吴家桥粘土矿工作了近四十年,是漭北市粘土行业的专家,但是他不了解高岭石粘土矿物或者说含水硅酸铝在高温下的相变过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个很简单就可以进行验证,”他笑着对彭国明说道,“只要取一些乡粘土矿的粘土矿粉样品,放在马弗炉里,把温度设定在800摄氏度焙烧一个小时,然后对样品进行检测,看里面是不是含有伽马氧化铝不就可以了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